海角七号

记得高中的时候,大帅给我推荐了一部电影,《海角七号》。那个时候,大帅在复读,我在读高二,每天中午都一起在小姨家吃中饭。我们俩经常一起分享喜欢听的歌和很多开心的事。其中有一段时间大帅就很喜欢唱《国境之南》和范逸臣的歌。记得有一天中午上学的路上,大帅突然问我,《心跳》这首歌怎么唱来着?于是我压着喉咙,很认真的样子开始唱:相信你是我的另一个天堂,远比想象中的美~刚唱完这句就发现,好像不对呀,这不是心跳吧。这时候大帅已经在捧腹大笑了,因为当时我认真地唱错歌地样子实在太好笑了。

后来某天夜里的时候,看了大帅推荐的海角七号。电影里,讲述了一段战时在恒春教书的日本教师和他的台湾学生之间的感情。战后他不得不跟随船只撤离台湾。在从台湾驶向日本的途中,他给心爱的女孩写了七封信。但这七封信直到他去世都没有寄给女孩。直到他去世之后,他的子女才在他的衣柜里找到这些信件,并替老人寄到了台湾。我不知道短短的七封信,如何能把对一个人的思念描述清楚。看到这里我才明白什么叫纸短情长。就像现在的我一样,我也在日本了,挂念的人却与我隔海相望。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思念。就像信里说的那样,这辽阔的海洋,也许能容得下相思吧。

联想起另一部大帅推荐的电影,和《海角七号》一样出自同一导演,《赛德克巴莱》。讲述的是台湾历史上著名的<雾社事件>前后的历史环境,以及当地人是如何抵抗日军的侵略殖民的。看了之后发现一个民族的形象不是源自于他有多庞大,而是来自于民族精神,当时当地的人们在得知整个台湾被清政府割让给日本之后,自发组织队伍进行反抗。在遭到侵略前,山里部落的人们过着安定的生活。可得知日军即将入侵的时候,曾经敌对的部落不再敌对,大家团结起来,拿起最原始的武器,长矛,石头以及自己的血肉。与长枪大炮的日军奋战到底。即使最后不得不屈服于日军的侵略之下,也一直在暗中谋划反抗,直到发生了<雾社事件>,却以全军覆没告终。虽然最终他们没能成功,但是这种民族精神着实让人觉得伟大。再看日军殖民的过程中,从殖民的开始就开始建立自己的学校,医院,教堂。强制当地人学习日本语言,接受日本文化(似乎当年日本在中国东北地区也是这么干的)。日军的法西斯侵略行为令人深恶痛绝,但是这种从文化层面开始侵略的做法我觉得还挺值得深思。包括我来日本这么久之后观察到的,整个国家整体素质都比较高。再反观国内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连续的滴滴事件,连续的疫苗事件。再加上政府以及事故方对这类事情的处理态度,着实令人心寒。总让人觉得要想安稳地生活在家里是一件代价很大的事情。在日本生活的这段时间,他们没有便利的扫码支付,没有好用的外卖服务,还有大把的人在用着老年机,翻盖机。虽然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落后,但我觉得这更有生活的感觉。人们还会为了出门买一袋盐而跑到附近的便利店。也许途中会遇到隔壁的邻居,班上的同学,会遇到一起长大的好友,想想都觉得是一件温馨的事。所以在家里的时候,很喜欢重感情的妈妈家的亲人,大家相互之间不会嫌贫爱富,虽然相互之间会有小摩擦,小矛盾,但这才是一个大家庭的样子。希望作为后辈的我们,以后能一直将这些感情维持下去。到老了还能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,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聊家常…

海角七号的故事发生在台湾的恒春,男主阿嘉曾经在台北担当乐队主唱,但随着残酷现实的打击,回到家乡恒春。在这么个沿海小镇里,他和家人生活在一起,干着一份邮差的小工。生活虽不能大富大贵,但是衣食无忧,悠闲自在,讲着熟悉的家乡话,看着村里的孩子嬉闹,村里的人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。心烦意乱的时候,可以像小时候一样,躺在水里静静地看着星空。印象最深的画面是,到了傍晚的时候,年长的茂伯,年幼的大大,还有水蛙,劳马…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,静静地坐在海边,吹着海风,看着暖红色的海平面,夕阳西下。即使平时有再多尘世间的烦扰,到这一刻似乎都归于平静。生活放慢了步伐,让人们看到了生活最原始的样子。每次看到这的时候,都会感慨生活的意义是什么。也许正如家里墙上挂的刺绣一样:人是漂泊的船,家是温暖的港湾。

1945完整演奏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